lol比赛押注平台

lol押注资讯

趣丸集团上市在即主打APP突遭下架?

  过去两年,《穿越火线》热播、电竞成为亚运会正式比赛项目、EDG夺得英雄联盟全球总冠军、《双城之战》收视登顶,电竞行业迎来前所未有的大爆发。

  伴随着电竞行业的崛起,衍生的游戏语音社交软件也迎来爆发,包括腾讯、欢聚、虎牙、网鱼网咖等企业均在该领域有所布局,其中广州趣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趣丸”)旗下的TT语音已经成为业内第一。

  借助突出的行业地位,趣丸在去年10月19日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但如今已经过去了半年,趣丸的IPO仍然进展缓慢。

  与之相关的背景是,这半年趣丸的麻烦始终不断,除了招股书披露出的财务困境,公司主要产品“TT语音”APP频繁出现在各大投诉平台上,内容涉及诱导未成年人消费、软色情、青少年模式形同虚设等多种问题。

  笔者实测发现目前国内各大应用商店已经无法下载TT语音APP,失去拳头产品后,趣丸冲刺港股上市不免蒙上一层阴影。

  资料显示,趣丸集团成立于2014年,是一家集移动语音、电子竞技、游戏研发与发行等业务于一体的科技企业。旗下主要产品包括TT语音、TT chat、TT电竞和TT游戏。

  公司招股书称,截至2021年上半年,TT语音已经是中国最大的移动语音社交平台及最大的以玩家为核心的移动社交平台。TT语音主打游戏社交,其核心是在语音聊天室环境中,根据用户属性、游戏和社交需求,匹配陌生用户。

  最新消息显示,TT语音宣布成为2022年使命召唤手游行业合作伙伴。此前,TT语音已经与英雄联盟、王者荣耀、和平精英、QQ飞车等多个官方赛事达成合作关系。玩家可以通过TT语音进行组队、匹配队友。

  TT语音宣称,超过90%的用户年龄在30岁以下,截至2021年上半年,平均每个用户每天在语音聊天室花费158分钟,且用户每天发起超过85万个语音聊天室,同比增长45.6%。

  基于这样的用户时长和黏性,趣丸的变现模式并不复杂,主要通过用户和其他用户、主播互动时购买TT语音出售的虚拟物品和会员订购变现。另外,围绕游戏社交主业,公司还提供电竞团队运营、游戏分销及海外市场基于语音的社交网络运营服务。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从2017年到2020年,在端游电竞整体规模基本稳定的情况下,中国电竞市场整体规模迅速膨胀。这其中,移动电竞和电竞生态高速发展功不可没。短短四年时间,移动电竞市场规模从303亿元扩张到759亿元;与此同时,电竞生态也从50亿元扩张到363亿元。

  乘着行业发展的东风,TT语音迅速打开市场,软件发布第一年,注册用户数就突破了300万,同时在线万人,仅用一年时间流水就突破一个亿。

  招股书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趣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33亿元、8.36亿元、14.93亿元和11.74亿元,其中2018-2020年复合增长率高达85.7%。

  从收入构成来看,趣丸的收入主要来自三方面:增值服务、音频娱乐服务、游戏及其他。其中,增值服务,也就业内熟知的“打赏分成”是最主要的收入来源,2021年上半年,公司来自增值服务的收入占总收入比高达82.1%,而这一数据在2020年最高达到95.2%。

  营收高速增长同时,利润却由正转负,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趣丸的净利润分别为0.13亿元、1.31亿元、-1.54亿元、-9.89亿元。仅仅三年半,公司亏损就接近10亿。

  为什么软件用户增长,但公司亏损却越来越多?招股书给出的答案是由于估值增加导致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

  最早TT语音以游戏语音工具掘得第一桶金,但随着游戏开发商不断完善游戏辅助功能,语音被很多游戏内置到软件中。眼见蛋糕被分而食之,TT语音不得已转型成为游戏社交软件。

  为了留住更多用户,TT语音在“提高了给予主播的收入分成”基础上,2021年7月,又签约了顶流代言人杨超越。并在热播剧《山河令》中植入TT语音广告。

  一系列市场营销操作直接导致了公司巨额营销费用支出。2021年上半年,趣丸的营销费用就达到5.32亿元,仅次于此前一年的6亿元,近乎2019年营销费用的两倍。

  但这样的疯狂烧钱效果似乎并不明显,翻阅招股书发现,公司的用户付费率从2018年的7.3%降至2021年上半年的5.1%。同时,公司毛利率也是震荡下行,由2018年的71.2%下降到2021年上半年的58.9%。

  或许是意识到天花板问题,趣丸开始把重心押注在电竞业务上,试图打破天花板。

  近两年,趣丸接连在电竞市场投资布局。先是收购《王者荣耀》老牌俱乐部收购XQ电子竞技俱乐部王者荣耀分部。而后又收购了英雄联盟DMO战队并更名为TT战队,正式进驻英雄联盟职业联赛。

  但完成收购后,战队成绩并不理想。从商业模式上,收购战队本来就是一项烧钱的生意,虽然招股书中没有透露具体费用,但招股书披露的三年半中,仅仅购买电竞执照一项就耗资2.27亿元。

  从理论上讲,经营战队提升在游戏玩家中的影响力,形成粉丝效应后导流至TT语音,这样的协同逻辑似乎行得通。但实际宣传效果到底是TT语音还是游戏开发商本身受益更多,很难说得清,而且现阶段确实也没有给公司的产品带来更多实质性成果。

  趣丸递交招股书已经近半年,迟迟没能完成临门一脚,或许也与主打产品TT语音面临的争议有关。

  首先,从行业来看游戏陪玩一直是TT语音的核心业务之一,但也是软色情的重灾区。早在2019年4月,人民日报就曾发文声讨部分“出卖声相”的行为。2019年8月,TT语音因涉不合规内容、违规收集个人信息,被中央网信办要求整改;2021年9月,游戏陪玩行业遭遇整顿,Hello语音、比心、小鹿陪玩等多款产品遭无限期下架。

  趣丸招股书在风险提示中称:“我们过去曾因TT语音应用上的内容不合规及其他事宜而被有关中国监管机构责令整改,就此方面任何违规或负面事件均可能对我们的声誉、业务、财务状况及营运业绩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其次,TT语音在未成年人热防沉迷保护上做的也不合格。2021年7月21日,网信办开展“清朗·暑期未成年人网络环境整治”专项行动,明确要求解决网站平台防沉迷系统问题漏洞,包括要解决“青少年模式”入口不显著、识别不精准、专属内容不够丰富、应用效果不佳等问题,进一步优化模式效能,着力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

  TT语音虽然也上线了“青少年模式”,但笔者在从注册开始的实际体验过程中发现,注册时可以随意填写年龄,这使得青少年模式形同虚设。而后产品通过弹窗提示要求监护人开启青少年模式,但点击“好的”即可跳过。这些操作可直接让用户跳过青少年模式的限制,使得未成年人保护成了一句空话。

  2021年10月26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的《关于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中也明确,平台向未成年人提供账号注册服务的,应对未成年人进行基于居民身份证号码的真实身份信息核验,对监护人的真实身份信息进行核验。

  趣丸在招股书中表示,TT语音的未成年用户很少。2021年9月,根据实名认证被识别为18岁以下的活跃用户占当月月活跃用户不到1%。而TT语音在注册过程中并未强制要求身份信息核验,就能顺利完成注册,后续使用过程中也没有其他功能限制,因此很难识别出用户是否是未成年人。

  最后,在实际使用TT语音过程中也存在很多隐患。进入软件主界面后,随处可见“处对象”“脱单”这样的帖子,很多都配有衣着暴露的图片,显然与青少年模式差异巨大。

  在软件顶部的“娱乐”选项卡下,“来相亲”板块赫然在列。笔者使用软件过程中,在主播不断热情鼓动下,两位用户互刷礼物,最终完成“牵手”。

  而据公开投诉平台“黑猫投诉”和“人民投诉”显示,TT语音多条投诉均涉及未成年人充值消费。其中人民投诉平台4月最新的一条投诉显示,涉及金额超过8000元。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TT语音第一次出现类似问题。据澎湃新闻报道,在2020年3月,江苏省选取直播平台和手机游戏App各9个,对“实名认证流于形式,充值打赏额度不受限,退款难”等问题进行调查,而TT语音就在调查名单之上。

  笔者使用过程中,虽然iOS用户已经无法通过APP直接充值,但客服会引导用户在电商平台官方淘宝旗舰店充值。充值仅需要用户ID号,付款后几秒即可到账,整个流程都没有对充值人的年龄和身份进行核验。业内人士表示,这种行为变相“绕”过了支付平台的审核流程,也增加了支付环节的潜在风险。

  在“黑猫投诉平台”,仅最近30天,涉及TT语音的投诉就超过100件。除了诱导未成年人消费,有不少投诉指向了“抽水晶”的抽奖机制不透明。

  综合来看,TT语音青少年模式形同虚设、诱导充值等问题已经是多年积弊,但从大量的投诉来看,这些问题依然没有完全解决。

  巧合的是,国内各大手机应用商店已经无法搜集到TT语音APP,但公开信息中并没有该产品整改下架的消息。一位法律界人士表示,“软件下架后,监管想取证可能比较困难”,或许是公司正在自查整改,也有可能是为了规避监管核查。

  笔者联系公司客服询问下架原因,客服则称“为了配合应用商店的技术升级要求,APP在各大应用商店下架,对产品的相关技术进行升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2-2022 lol比赛押注平台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EyouCms   冀ICP备20010496号-4

网站地图